恩佐娱乐,那个女孩,她唤作“刘凡”

曾经在一本不知名的书上看到过说,人的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。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从哪里出来的,也不知道她=它的准确性!但我明白:人的一生,真的会遇到许许多多,形形色色的人。

在我最美丽的青春年华之中,在我十五岁的韶光里,岁月,他带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。以至于我什么都已不记得。只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,记得的都已不存在,存在的都已不记得。

我不知道岁月他让谁变得憔悴?不知道那些年我们的梦想还有没有人会放在心上?

那个年华里,我遇到了同在地狱中的“你”。我们一起,会有感动、会有泪水、又有他人不可知晓的情感和奇缘。

同种的家世,同样的生活境遇。我们相比同龄人之下都已经历得太多太多。自小家庭的悲际、父母的离去、亲人的逝去、友人的叛离,童年的遭遇。以及那一段段不寻常的身世,注定将你,我相聚。这果真是上天的安排!

遇到你,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,就发现了你。你干净的眼中略带有一丝不锁的杂质。那是我没太在意,只当是你不同于别人一般开朗罢了!

后来,与你的交际久了。从你不惑的眼神中,我分明看到了异样的目光。那目光,是深邃的,却又略显迷茫;是凝重的,可是又带有少许的苍凉。

或许就是从那时起,我便开始关注你。关注你的一切,以至于总后不知怎的伤害到了你·····

事情的原委,已变得模糊不清了。只知道你没有她们想象中的快乐,你的伤真是疼在骨里。

记得我见你哭过一次,唯一的一次。在你男神拿走了你的日记本后,你疯狂的追逐过后,最后剩下的那种无助与哀伤。

其实有些黑暗只能自己穿越;有些痛苦只能自己体验;有些孤独也只能自己品尝;但是,穿越黑暗一定能感受到阳光的温度;走出痛苦一定能企及成长的高度;告别孤独一定能收获灵魂的深度。

你的泪是从心底里流出来的,或许你也只是会在心底里流泪吧!

流泪!流泪!你流的该是血才对!

我明白你为何会在别人面前显得那么坚强,会在别人面前装做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。

无论什么,都无法将你打倒!

但是我知道,你和我一样,都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坚强,。和我一样,我们会在一个没人的角落里独自哭泣,然后一起拥抱着成长。

我们都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坚强。会被伤害,会有疼痛,会有泪水,会在心里存有着久违的感动与善良。

年华里的一个笔迹,即便没有意义,也永恒的,永恒的存在着。更何况,你我是如此的有意义。不是吗?

那个女孩,她唤作“刘凡”。总觉得认识你,有点像某个极低概率的奇迹!

也许世上的一切相遇都是机缘,或许是巧合,或许这本身便是命中注定。

命里带的,谁也争不去;命里无的,抢也抢不来!

他人眼中的你,可能是略有任性的暴力。但是我觉得这正是你与他人所不同的可爱之处。

如果一个人生活在相对闭封的社会环境里,她的愁苦不能肆意的释放,而这时倘若还令她像常人一样的温情。那么本身对她就是一种伤害。你的心是脆弱的,一触便碎。伤不起;便拼命的装作坚强。

曾经,我认为你好天真,好固执。喜欢一个男生这么久,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,可是他不爱你。你又何必再继续下去呢?为何不放手呢?何苦这样一厢情愿,折磨着自己呢?

后来我终于明白:你拿得起的是那份感动,放不下的是那份执念!

不管是怎么样的日子,不管是不是你主动选择的日子,只要在你生命中留下痕迹,回忆时便总是夹杂着一种温情。

我作为你生命中唯一一个蓝颜,我很荣幸啊。其实,你也是唯一一个与我身世相仿的红颜。其实所谓红颜知己,莫过自欺,莲花清如许,来来去去,只为那若即若离,终究与爱擦肩歌泣。半卷湘帘,月下佳人,倦倚西风夜已昏。“斩断情丝心犹乱,千头万绪仍纠缠,低眉恋红颜,祸福轮流转,是劫还是缘,天机算不尽,交织悲与欢,古今痴男女,谁能过情关。”

所以与你聊天,总有那么一种久违的亲切感。一种“似曾相逢应不识”的温情与感动!你给我的生命中添彩了浓重的一笔,我愿与你交心,相知,相辅相成。

你是我青春年华里,最别样的一种风景。

若,人生只是一场美丽的梦,我,愿做清晨里的一滴露珠。尽管微小但不懦弱,因为知道世界的纯洁来自心灵的透明;尽管短暂但不落魄,因为晓得岁月的无悔源于执着的经历,尽管简单但不卑微,因为懂得生命的价值在于一瞬间的滑落,一瞬间的精彩,一瞬间的永恒。

刘凡,尽管不过多久我就要毕业了,也许会暂时离开和你同在一起的校园,也许每天下课之后再也见不到有你的嬉闹了。但是,我觉得,我们这种情感会穿透一切的屏障,会迁雨厮,会伴你久。

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我们都一定要有彼此的联系方式,彼此一定要快乐。一定要健康的成长!

其实,青春并不容易被遗忘,只是人生是条单行线,更多的时候只关注脚下和未来,就忘了回来,像是遗忘。最后才知道,青春从未走远,他一直就在身边。

我最喜欢看你笑的样子,那么美丽,又还那么的“饕餮”。但是一直又是那么的绚烂和真诚!

有个女孩,她唤作刘凡。你可一定要开心的,否则连我都不对不起呦。呵呵~

写到这里,差不多也该驻笔了,凡凡,一定要记得我呦,我可是你的蓝颜啊!

就让我用本人最喜欢的诗人之一徐志摩的经典之作《再别康桥》来挥别这一切吧:

轻轻的我走了,

正如我轻轻的来,

我轻轻的招手,

作别西天的云彩。

我挥一挥衣袖,

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呦。我叫宁遥,宁静的遥,遥远的遥。你能记得吗?

最后,我在波光里望着你旖旎的背影,来你,从未走远!